导航菜单

当初微盟搞砸了萌店,现在做中国版Salesforce又谈何容易

10BET手机版注册

作者:龚锦辉

“如果你在30岁之前没有敲钟,生活就不会完整!”这是Weimeng的创始人海口,他年轻时。俗话说,他吹的奶牛必须要实现,他才真正实现了。

孙桃勇,1987年出生,于2013年4月创办威蒙,定位为微信的第三方服务提供商。主要为具有微信营销需求的企业提供开发,运营,培训和推广的综合解决方案,涵盖O2O和移动电子商务。等等。

2017年7月30日,Weimeng迎来了自成立以来的高光时刻,天马股份上市公司以现金方式收购了60.4223%的股份。威蒙在本次交易中的估值约为20.32亿元。收购股权交易的部分收益约为人民币12.91亿元。收购完成后,威盟软件和广告业务正式并入上市公司系统,成为天马上市公司的控股公司。

孙桃勇之所以选择以并购和上市形式进行现金收购,主要与当时的国内环境有关。独立IPO 2 + 3的等待期让魏蒙放弃了等待,而国内新三板的流动性也使他气馁。相比之下,并购上市是最有效的上市方式。更重要的是,维蒙与天马具有高度的战略协同效应,为未来开辟了想象空间。

然而,孙桃勇的上市梦只持续了7个月。 2018年2月,天马宣布公司董事会决定终止收购微市政提案。原因是双方在经营理念上存在很大差异。此次收购已向孙桃勇,尤凤岐等个人和公司支付了1.05亿美元。人民币收购事项将于收购协议终止日期起计6个月内退还。

但是,从威蒙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后的股价表现来看,过去与天马股份分离并不是一种解放。这是明智的选择(这是后来的声明,见下文)。事实上,除了威蒙和天马股份的分割和整合引人注目之外,其估值并没有增加,而且下跌已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时间被调回到2015年11月。当时,威盟完成了C轮融资,海航集团领导投资5亿元,估值超过30亿元。截至2017年7月,它由天马控制,威蒙的估值仅为20亿元。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它缩减了10亿元。作为回应,孙桃勇回应说,收购计划只涉及威蒙的部分资产,并且不包括商店和财务,因此并不意味着威蒙的估值正在萎缩。

不过,孙桃勇只表示,所收购的资产占潍盟的总资产。 “没有具体措施。孟电和金融仍处于投资期,并不适合资本化。“在我看来,与经营成熟软件和广告业务相比,蒙电和金融仍然非常不成熟,不适合资本化,但一旦资本化估值良好,你看不出去哪里。坦率地说,它毫无价值,并且不可能将上市公司打包成整体。估值。

换句话说,外界的疑虑没有任何问题。即使增加了商店和金融,威蒙的估值也在萎缩。更令人尴尬的是,2017年7月,蒙电一直充分发挥潜力,面临员工流失。它在威蒙内逐渐被边缘化。自2017年11月24日发布版本4.10.1以来,它尚未更新。最终它以酷炫的结尾结束。

根据这些数据,蒙电于2015年3月推出。其前身是V商店,该商店位于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社交电子商务平台上。比竞争和竞争还要早两个月,这是一个国内的社交电子商务。先行者。然而,孟电还没有成为社会电子商务的先驱,而是成了烈士,而且令人尴尬。

应该指出的是,许多人认为依靠腾讯的支持来引领快速增长是不公平的。事实上,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与腾讯密切相关,他们都有腾讯的投资。然而,两者在社会电子商务轨道上的命运是不同的,问题主要在于自身。

回顾孟电的发展历程,有两大举措。首先,2015年11月,着名主持人王涵获得了有效提升品牌知名度的认可。二,品牌升级2016年9月,更加注重“朋友”。圆圈的美味生活,专注于食物和消费生活。根据我的观察,在人民货场的三个要素中,蒙电在改造场景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,善于挖掘新的社交游戏玩法,但就更重要和最基本的人类物品而言,它还没有被填充有缺点。

Weimeng前社会电子商务讲师李佑在《国内首家社交电商平台萌店“停运”,看社交电商还能走多远?》中指出,孟电不仅没有商品优势,而且缺乏对用户的关注和操作。因此,孟电离合理并不遥远。它只能被视为很多人,它已成为社会电子商务的领导者,它已成为一个被遗忘的失败者。

然后,在谈到威蒙的颠簸上市后,天马股份出售失败后,魏蒙蹲了半年,但孙桃勇没有放弃上市的梦想。六个月后,Weimeng在香港提交了一份IPO申请和招股说明书,并将一个动人的新故事称为“Salesforce的中文版”,其定位突然变得更高。智能业务服务提供商。

Salesforce简介,这是一家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提供商,于1999年3月创建,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。 2004年6月,该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。 2018年10月《财富》未来公司排名前50位,Salesforce排名第十,目前市值达到1250亿美元。

2019年1月,威蒙以“新经济第一股SaaS”的光环成功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,以每股2.80港元的发行价发行3.02亿股。在上市当天,威蒙的股价上涨。第二天,股价下跌近20%,并在收盘前跌破发行价。截至今日收盘,威蒙的股价为3.5港元,市值为79.32亿港元,远非Salesforce。

任何有眼光的人都可以看到Weimen很容易做中文版的Salesforce。我的结论是,我面临三大挑战:

首先,大环境并不好。 SaaS产品在中国的发展远低于美国的发展和成熟。行业的不成熟直接影响了Weimen SaaS业务的增长。根据招股说明书,来自该国SaaS产品的付费用户数量有所增加,全国用户数量一直在增长,但增长速度一直在下降,这对威蒙来说是一个坏消息。

二,客户属性限制。除了工业互联网,新零售被认为是最有前途的市场,而威蒙似乎很难有所作为。早年主要投资于传统产业,在餐饮,房地产,汽车,婚庆,旅游等行业具有较强的影响力。客户的特点是他们对代际运营和营销服务有更大的需求,但他们对电子商务的需求减少,对产品功能的需求减少。更重要的是,平台技术授权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。

第三,微信生态系统内的激烈竞争。考虑到微信的生态根源可以开花,许多第三方服务提供商,包括威盟,已经出现,激烈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。在某种程度上,威蒙和商业模式以及发展路径等非常相似,它们都落在腾讯大腿上,而后者最近也喜欢百度投资。除了敌人,玩家,盒子支付等玩家也不容小觑,对B的赛道越来越拥挤。

面对在狼群面前老虎的微信生态系统,被确定为“Salesforce中文版”的微联盟善于在上市前后讲故事,但在实际的开发过程中,不要玩得太深,认为它确实可以与Salesforce进行比较,但它应该被认为是一种长期可靠的方式。对于社交电子商务服务提供商来说,成为社交电子商务的领导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龚金辉

2019.08.12 17: 17

字数2370

作者:龚锦辉

“如果你在30岁之前没有敲钟,生活就不会完整!”这是Weimeng的创始人海口,他年轻时。俗话说,他吹的奶牛必须要实现,他才真正实现了。

孙桃勇,1987年出生,于2013年4月创办威蒙,定位为微信的第三方服务提供商。主要为具有微信营销需求的企业提供开发,运营,培训和推广的综合解决方案,涵盖O2O和移动电子商务。等等。

2017年7月30日,Weimeng迎来了自成立以来的高光时刻,天马股份上市公司以现金方式收购了60.4223%的股份。威蒙在本次交易中的估值约为20.32亿元。收购股权交易的部分收益约为人民币12.91亿元。收购完成后,威盟软件和广告业务正式并入上市公司系统,成为天马上市公司的控股公司。

孙桃勇之所以选择以并购和上市形式进行现金收购,主要与当时的国内环境有关。独立IPO 2 + 3的等待期让魏蒙放弃了等待,而国内新三板的流动性也使他气馁。相比之下,并购上市是最有效的上市方式。更重要的是,维蒙与天马具有高度的战略协同效应,为未来开辟了想象空间。

然而,孙桃勇的上市梦只持续了7个月。 2018年2月,天马宣布公司董事会决定终止收购微市政提案。原因是双方在经营理念上存在很大差异。此次收购已向孙桃勇,尤凤岐等个人和公司支付了1.05亿美元。人民币收购事项将于收购协议终止日期起计6个月内退还。

但是,从威蒙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后的股价表现来看,过去与天马股份分离并不是一种解放。这是明智的选择(这是后来的声明,见下文)。事实上,除了威蒙和天马股份的分割和整合引人注目之外,其估值并没有增加,而且下跌已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时间被调回到2015年11月。当时,威盟完成了C轮融资,海航集团领导投资5亿元,估值超过30亿元。截至2017年7月,它由天马控制,威蒙的估值仅为20亿元。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它缩减了10亿元。作为回应,孙桃勇回应说,收购计划只涉及威蒙的部分资产,并且不包括商店和财务,因此并不意味着威蒙的估值正在萎缩。

不过,孙桃勇只表示,所收购的资产占潍盟的总资产。 “没有具体措施。孟电和金融仍处于投资期,并不适合资本化。“在我看来,与经营成熟软件和广告业务相比,蒙电和金融仍然非常不成熟,不适合资本化,但一旦资本化估值良好,你看不出去哪里。坦率地说,它毫无价值,并且不可能将上市公司打包成整体。估值。

换句话说,外界的疑虑没有任何问题。即使增加了商店和金融,威蒙的估值也在萎缩。更令人尴尬的是,2017年7月,蒙电一直充分发挥潜力,面临员工流失。它在威蒙内逐渐被边缘化。自2017年11月24日发布版本4.10.1以来,它尚未更新。最终它以酷炫的结尾结束。

根据这些数据,蒙电于2015年3月推出。其前身是V商店,该商店位于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社交电子商务平台上。比竞争和竞争还要早两个月,这是一个国内的社交电子商务。先行者。然而,孟电还没有成为社会电子商务的先驱,而是成了烈士,而且令人尴尬。

应该指出的是,许多人认为依靠腾讯的支持来引领快速增长是不公平的。事实上,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与腾讯密切相关,他们都有腾讯的投资。然而,两者在社会电子商务轨道上的命运是不同的,问题主要在于自身。

回顾孟电的发展历程,有两大举措。首先,2015年11月,着名主持人王涵获得了有效提升品牌知名度的认可。二,品牌升级2016年9月,更加注重“朋友”。圆圈的美味生活,专注于食物和消费生活。根据我的观察,在人民货场的三个要素中,蒙电在改造场景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,善于挖掘新的社交游戏玩法,但就更重要和最基本的人类物品而言,它还没有被填充有缺点。

Weimeng前社会电子商务讲师李佑在《国内首家社交电商平台萌店“停运”,看社交电商还能走多远?》中指出,孟电不仅没有商品优势,而且缺乏对用户的关注和操作。因此,孟电离合理并不遥远。它只能被视为很多人,它已成为社会电子商务的领导者,它已成为一个被遗忘的失败者。

然后,在谈到威蒙的颠簸上市后,天马股份出售失败后,魏蒙蹲了半年,但孙桃勇没有放弃上市的梦想。六个月后,Weimeng在香港提交了一份IPO申请和招股说明书,并将一个动人的新故事称为“Salesforce的中文版”,其定位突然变得更高。智能业务服务提供商。

Salesforce简介,这是一家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提供商,于1999年3月创建,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。 2004年6月,该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。 2018年10月《财富》未来公司排名前50位,Salesforce排名第十,目前市值达到1250亿美元。

2019年1月,威蒙以“新经济第一股SaaS”的光环成功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,以每股2.80港元的发行价发行3.02亿股。在上市当天,威蒙的股价上涨。第二天,股价下跌近20%,并在收盘前跌破发行价。截至今日收盘,威蒙的股价为3.5港元,市值为79.32亿港元,远非Salesforce。

任何有眼光的人都可以看到Weimen很容易做中文版的Salesforce。我的结论是,我面临三大挑战:

首先,大环境并不好。 SaaS产品在中国的发展远低于美国的发展和成熟。行业的不成熟直接影响了Weimen SaaS业务的增长。根据招股说明书,来自该国SaaS产品的付费用户数量有所增加,全国用户数量一直在增长,但增长速度一直在下降,这对威蒙来说是一个坏消息。

二,客户属性限制。除了工业互联网,新零售被认为是最有前途的市场,而威蒙似乎很难有所作为。早年主要投资于传统产业,在餐饮,房地产,汽车,婚庆,旅游等行业具有较强的影响力。客户的特点是他们对代际运营和营销服务有更大的需求,但他们对电子商务的需求减少,对产品功能的需求减少。更重要的是,平台技术授权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。

第三,微信生态系统内的激烈竞争。考虑到微信的生态根源可以开花,许多第三方服务提供商,包括威盟,已经出现,激烈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。在某种程度上,威蒙和商业模式以及发展路径等非常相似,它们都落在腾讯大腿上,而后者最近也喜欢百度投资。除了敌人,玩家,盒子支付等玩家也不容小觑,对B的赛道越来越拥挤。

面对在狼群面前老虎的微信生态系统,被确定为“Salesforce中文版”的微联盟善于在上市前后讲故事,但在实际的开发过程中,不要玩得太深,认为它确实可以与Salesforce进行比较,但它应该被认为是一种长期可靠的方式。对于社交电子商务服务提供商来说,成为社交电子商务的领导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作者:龚锦辉

“如果你在30岁之前没有敲钟,生活就不会完整!”这是Weimeng的创始人海口,他年轻时。俗话说,他吹的奶牛必须要实现,他才真正实现了。

孙桃勇,1987年出生,于2013年4月创办威蒙,定位为微信的第三方服务提供商。主要为具有微信营销需求的企业提供开发,运营,培训和推广的综合解决方案,涵盖O2O和移动电子商务。等等。

2017年7月30日,Weimeng迎来了自成立以来的高光时刻,天马股份上市公司以现金方式收购了60.4223%的股份。威蒙在本次交易中的估值约为20.32亿元。收购股权交易的部分收益约为人民币12.91亿元。收购完成后,威盟软件和广告业务正式并入上市公司系统,成为天马上市公司的控股公司。

孙桃勇之所以选择以并购和上市形式进行现金收购,主要与当时的国内环境有关。独立IPO 2 + 3的等待期让魏蒙放弃了等待,而国内新三板的流动性也使他气馁。相比之下,并购上市是最有效的上市方式。更重要的是,维蒙与天马具有高度的战略协同效应,为未来开辟了想象空间。

然而,孙桃勇的上市梦只持续了7个月。 2018年2月,天马宣布公司董事会决定终止收购微市政提案。原因是双方在经营理念上存在很大差异。此次收购已向孙桃勇,尤凤岐等个人和公司支付了1.05亿美元。人民币收购事项将于收购协议终止日期起计6个月内退还。

但是,从威蒙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后的股价表现来看,过去与天马股份分离并不是一种解放。这是明智的选择(这是后来的声明,见下文)。事实上,除了威蒙和天马股份的分割和整合引人注目之外,其估值并没有增加,而且下跌已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时间被调回到2015年11月。当时,威盟完成了C轮融资,海航集团领导投资5亿元,估值超过30亿元。截至2017年7月,它由天马控制,威蒙的估值仅为20亿元。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它缩减了10亿元。作为回应,孙桃勇回应说,收购计划只涉及威蒙的部分资产,并且不包括商店和财务,因此并不意味着威蒙的估值正在萎缩。

不过,孙桃勇只表示,所收购的资产占潍盟的总资产。 “没有具体措施。孟电和金融仍处于投资期,并不适合资本化。“在我看来,与经营成熟软件和广告业务相比,蒙电和金融仍然非常不成熟,不适合资本化,但一旦资本化估值良好,你看不出去哪里。坦率地说,它毫无价值,并且不可能将上市公司打包成整体。估值。

换句话说,外界的疑虑没有任何问题。即使增加了商店和金融,威蒙的估值也在萎缩。更令人尴尬的是,2017年7月,蒙电一直充分发挥潜力,面临员工流失。它在威蒙内逐渐被边缘化。自2017年11月24日发布版本4.10.1以来,它尚未更新。最终它以酷炫的结尾结束。

根据这些数据,蒙电于2015年3月推出。其前身是V商店,该商店位于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社交电子商务平台上。比竞争和竞争还要早两个月,这是一个国内的社交电子商务。先行者。然而,孟电还没有成为社会电子商务的先驱,而是成了烈士,而且令人尴尬。

应该指出的是,许多人认为依靠腾讯的支持来引领快速增长是不公平的。事实上,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与腾讯密切相关,他们都有腾讯的投资。然而,两者在社会电子商务轨道上的命运是不同的,问题主要在于自身。

回顾孟电的发展历程,有两大举措。首先,2015年11月,着名主持人王涵获得了有效提升品牌知名度的认可。二,品牌升级2016年9月,更加注重“朋友”。圆圈的美味生活,专注于食物和消费生活。根据我的观察,在人民货场的三个要素中,蒙电在改造场景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,善于挖掘新的社交游戏玩法,但就更重要和最基本的人类物品而言,它还没有被填充有缺点。

Weimeng前社会电子商务讲师李佑在《国内首家社交电商平台萌店“停运”,看社交电商还能走多远?》中指出,孟电不仅没有商品优势,而且缺乏对用户的关注和操作。因此,孟电离合理并不遥远。它只能被视为很多人,它已成为社会电子商务的领导者,它已成为一个被遗忘的失败者。

然后,在谈到威蒙的颠簸上市后,天马股份出售失败后,魏蒙蹲了半年,但孙桃勇没有放弃上市的梦想。六个月后,Weimeng在香港提交了一份IPO申请和招股说明书,并将一个动人的新故事称为“Salesforce的中文版”,其定位突然变得更高。智能业务服务提供商。

Salesforce简介,这是一家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提供商,于1999年3月创建,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。 2004年6月,该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。 2018年10月《财富》未来公司排名前50位,Salesforce排名第十,目前市值达到1250亿美元。

2019年1月,威蒙以“新经济第一股SaaS”的光环成功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,以每股2.80港元的发行价发行3.02亿股。在上市当天,威蒙的股价上涨。第二天,股价下跌近20%,并在收盘前跌破发行价。截至今日收盘,威蒙的股价为3.5港元,市值为79.32亿港元,远非Salesforce。

任何有眼光的人都可以看到Weimen很容易做中文版的Salesforce。我的结论是,我面临三大挑战:

首先,大环境并不好。 SaaS产品在中国的发展远低于美国的发展和成熟。行业的不成熟直接影响了Weimen SaaS业务的增长。根据招股说明书,来自该国SaaS产品的付费用户数量有所增加,全国用户数量一直在增长,但增长速度一直在下降,这对威蒙来说是一个坏消息。

二,客户属性限制。除了工业互联网,新零售被认为是最有前途的市场,而威蒙似乎很难有所作为。早年主要投资于传统产业,在餐饮,房地产,汽车,婚庆,旅游等行业具有较强的影响力。客户的特点是他们对代际运营和营销服务有更大的需求,但他们对电子商务的需求减少,对产品功能的需求减少。更重要的是,平台技术授权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。

第三,微信生态系统内的激烈竞争。考虑到微信的生态根源可以开花,许多第三方服务提供商,包括威盟,已经出现,激烈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。在某种程度上,威蒙和商业模式以及发展路径等非常相似,它们都落在腾讯大腿上,而后者最近也喜欢百度投资。除了敌人,玩家,盒子支付等玩家也不容小觑,对B的赛道越来越拥挤。

面对在狼群面前老虎的微信生态系统,被确定为“Salesforce中文版”的微联盟善于在上市前后讲故事,但在实际的开发过程中,不要玩得太深,认为它确实可以与Salesforce进行比较,但它应该被认为是一种长期可靠的方式。对于社交电子商务服务提供商来说,成为社交电子商务的领导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